无能看客战士

晚安

外面在打雷,我在里面打伞

以前觉得自己没什么文化,现在也还是觉得自己没什么文化。表达能力真的是非常的糟糕。想告诉对方自己的感受,却无法表达出本音。外面现在电闪雷鸣,我没有睡。
夜里睡不着,容易多愁善感是真的。
“少年不知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”。以前我会总觉得,这,就跟当年的悲伤非主流差不多嘛,谁没有过那么段,玻璃心的时候呢。但现在,貌似在我们这一类人,强说愁,应当是,极度不安的样子了吧。
翻了翻以前的备忘录,什么突然有感,什么账单笔记,多多少少夹杂着几句“文句”,还有对时事的“皮肉”,有一篇是《论自杀的可能》,洋洋洒洒一大篇,结尾处一小句。“我怕痛”。便知道不成立了吧。
想做的事情很多。但说那么写个“目标之前”,想跟世界说说我持续黑我老师的原因
开始啦
半夜里看着老师发出的疑问
“你们是怎么想的,如何看待作业这么一种存在?”
………………
也不知吃错药还是怎样了,我当晚从看到他的票圈开始,到凌晨四点,一直都在写回复给他。
刚发过去,他就马上回我了。为避免尴尬我马上说老师啊,我累了我先睡了哈。
忐忑几天
他看完了,想约我出去深刻的交流。
当然拒绝了
然后他说“这是很重要的东西,必须用手写下来回复”
“……好的老师”
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
现在一想,难道他是想让我重新手写一份给他,他再回复我吗?不然他为什么之后避之不谈了呢?
我非常真挚的感受,就像雨滴落入大海之间,瞬逝。我的诚意就好像垃圾一般被回收了,然后循环成了冷漠。
这如何理解?我真的不是很懂他的脑回路。
很气人很委屈又不得不面对他的课
自此我天天黑他
“辣鸡XX,又布置垃圾作业”
“什么鬼东西”
怎么爽怎么来,票圈也是,平日也是
朋友对此
“你咋又黑XX”
“你怎么今天不黑XX了,来,一起啊”
如今快期末了,想起来还是很生气。不想见到他了,但以后还是得面对。
结束
我想看书,起码提高一下自己的视野,或许看多一些书,我的表达能力就会变好,也说不定。
晚安,我收伞了

评论(1)

热度(1)